|首页| 新闻动态| 艺术商城| 艺术家风采| 艺术家工作室|书画| 摄影| 雕塑| 古玩鉴赏| 出版品| 拍卖活动| 教学培训| 娱乐演出| 景观规划| 动漫| 关于我们| 【收藏本站】

 


 

 
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艺术家工作室 > 文学 >

望見

 
文/任解慧
 
急剧的腹痛。次日,医院。听到医生那句“马上手术”,她的眼泪哗然奔涌。平日连打针都会紧张大半天的她,哪里听得了“手术”二字。这个倔倔的孩子软软的几近央求的对医生说,不手术不行吗?听到那句带着手术刀职业冷光的“不然休克”,她的恐慌到了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。
黄体破裂,这个之前未曾听闻的词,在一次憨憨的搬动过后,附她以剧痛。鲜红的血渐凝成大大一块,需剖腹取之。医生眼里的小手术,于她,无疑是生命之大难关,不敢想象的艰难。
是属于女孩子的常见病,却是急症。这世上,有一些痛,只有,有一些人恰巧路过,咀嚼。
手术前的人,无辜无助的样子,没有过身心剧痛的人,也许不曾体会。护士台,伴随着那麻利的拿取刀刀剪剪的金属碰撞声,听着医生在家人签字前的那些冷峻谈话,这样的时刻,换在过去,即便是别人故事里的情节,她也会吓得心里发紧。此刻,却是无力至听任,所有将至的惊恐。
软软抬头,只见,迎面一盆苍翠的蝴蝶兰,玫红加嫩粉,与她之前养过的那盆,那般相似着。那造型,灵气而别致。没戴眼镜。她想,如若是一盆真的兰,养花人该有多么灵巧可人呀。忍不住伸手,想要摸摸那花枝。这个时候,却被护士带走。她还是忍不住回头,望那满盆笑意。
那一刻,她竟然笑了。望到己心,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,依旧一个单纯又顽皮的小孩子。一个怕疼的近乎晕血的孩子,一边听着即将从腹部走过的刀剪之声,一边还不忘看看那匆促流逝的盆景,且依旧不忘辨认真伪。
总是,在笑眼泪光里望见自己。那一刻,仿佛,生命的列车上,一边挥离那不复返的风霜,一边笑望那巨大的美丽与惊心。
然后,再也没哭。手术室,那扇门,在猛然关上前的霎那,她努力对着亲人说话。打望一室陌生的容颜,心跳与血压剧增。是已入夜。全麻之前,她不忘对人家说,真不好意思,耽误您们吃饭了。顿然,大家都笑了。急诊室的人们听惯了手术刀的稔熟与病人的无助,如此单薄也如此天真的一句,他们没有习惯。她也笑了。原来,自己憨厚得那般特别。
术后,转至病房,被唤醒,睁开眼,虽模糊,却望得见迎面每一张关切的亲人的脸庞。哦,望得见,还活着,真好。走过,那扇冰冷的门,从此退远成生命中一道刻骨的风景,提醒着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后来,再也没忘那盆兰。她固信,那是一盆有着那般近的呼吸的经历过阳光风雨的葱郁。感念之,在最疼痛的时刻,恰好望见,予她以无限的灿然美感。很多时候,触目横斜千万朵,赏心只需三两枝。
再后来,与友道来,那一刻的绝望和张望。猛然,友人想起沈从文,当年,在生命最不堪之时,他对着眼前涌来的一塘风景说,“这里的荷花真美啊”。于是,那个美丽的时刻,与友一同婉然笑。
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刻,看到最美的风景——却原来,在最绝望的时刻里,我们望见的,是那个最真实最洁净的自己。
 
 
2012年5月7日
 
『返回』










 
 
 
友情链接:

广州歌舞团 | 国际摄影协会 | 中华时报官方博客 | 香港特区画报 | 曾晓辉官方博客 | 王德林书法网 | 星岛环球网 | 环球网 | 凤凰网 | 雅昌艺术网 | 99艺术网 | 世纪在线 | 搜狐 | 唐人堂美术培训基地 | 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 | 福泉市人民政府网 | 杜洪昌龙虾画王 | 刘山虎书画 | 云跃工艺 |
版权所有 广州新世纪艺术研究院 电话:020-81368256 粤ICP备10021271号 邮箱:nsj168@yeah.net
登录邮箱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871号 邮编:510170 建议在1024*768下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