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首页| 新闻动态| 艺术商城| 艺术家风采|艺术家工作室| 书画| 摄影| 雕塑| 古玩鉴赏| 出版品| 拍卖活动| 教学培训| 娱乐演出| 景观规划| 动漫| 关于我们| 【收藏本站】

 


 

 
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艺术家风采 > 音乐家风采 >

【赏音乐】沃尔夫 打造听觉画廊


 

沃尔夫更重视诗文本身的音调、顿挫、涵义,加上他与生俱来对诗词的敏锐度、语感,成功地让文学中的人物、情境,以音乐为媒介,而重生。

洪雯倩

维也纳的第二位舒伯特──沃尔夫( Hugo Wolf 1860-1903)辞世一一○周年纪念过去的两年,陆陆续续试着写下一些关于马勒的文字诠释,从时代氛围、从内心剖析、从音乐理念,不外是欲跳脱一般的见解,来重新认识这位在维也纳的世纪末留下钜大影响的精神图腾。接着,紧随着马勒脚步的是沃尔夫;今年,是沃尔夫逝世一一○年纪念。他紧随着马勒的脚步,不管是生后,还是生前。
两个人皆出生于一八六○年,都有着来自东欧的背景( 马勒生于波西米亚,今捷克一带;沃尔夫则是昔南斯拉夫),不约而同都在十五岁来到维也纳求学,就读音乐院时为同窗;不同的是,后来的际遇。
沃尔夫和舒伯特一样,一辈子辗转于朋友之间善意的协助、接济、举荐、流踱于维也纳对艺术家冷酷的现实中。沃尔夫本身的性格敏感、高傲、神经质、不易相处,这些特质,在艺术创作上是件好事;但是对现实处世,却十分不利,在在成为绊脚的因素。他一生极度贫困,曲子能产生,多归功于朋友的协助,让他至少有一栖身之地。
舒伯特和沃尔夫,相隔两百年,生命的谱表竟遥遥地互相呼应。
外在的困顿,比不上内心的煎熬。沃尔夫与马勒之间,艺术方向发展虽不同,沃尔夫一直有着瑜亮情结( 马勒作品以交响曲为主,以指挥为业;沃尔夫则擅长歌曲的创作)。这在他三十中旬,一八九七那年时,极端地呈现出来:那年,马勒被任命为维也纳歌剧院指挥;沃尔夫则开始发疯,他自诩为歌剧院的指挥,即马勒。最后,来载他的马车,直接将他送入精神病院。
沃尔夫的歌曲自然别于舒伯特的风格。舒伯特的歌曲不光悦耳动人,温馨小品裡面的歌词,以乐趋词,让诗文的意境藉乐蓬勃,甚至刻画入微,带出文字无法表现的情绪、体验,有浮士德的黑暗,也有五月的清新。而沃尔夫更重视诗文本身的音调、顿挫、涵义,加上他与生俱来对诗词的敏锐度、语感,令他不再只重视艺术情感的表现,而是极重歌词中之文学性,试图让文中的人物、情境,以音乐为媒介,栩栩如生地复出,形成彷如听觉上的画廊,如他的作品「义大利歌曲集」、「西班牙歌曲集」,或集中以某位诗人的诗集为主,如哥德等浪漫派诗人,做一连串的歌曲创作。
其中尤其吸引我的,是三首以米开兰基罗的诗所做的歌曲:<常忆起>( Wohl denk' ich oft),<尘起尘落,一切归于虚无 >( Alles endet, was entstehet),<感触我心>( Fühlt meine Seele)。这三首晚期作品谱写于一八九七年,一八九七,何等悲剧性的一年!
最后,不得不一提的是,沃尔夫以四十三岁之年因精神错乱,于维也纳综合医院辞世;八年后,马勒也在同一间医院撒手人寰。■

 
『返回』










 
 
 
友情链接:

广州歌舞团 | 国际摄影协会 | 中华时报官方博客 | 香港特区画报 | 星岛环球网 | 环球网 | 凤凰网 | 雅昌艺术网 | 99艺术网 | 世纪在线 | 唐人堂美术培训基地 | 福泉市人民政府网 | 杜洪昌龙虾画王 | 刘山虎书画 | 云跃工艺 |
版权所有 广州新世纪艺术研究院 电话:020-81368256 粤ICP备10021271号 邮箱:nsj168@yeah.net
登录邮箱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871号 邮编:510170 建议在1024*768下浏览